必须向抖音开放?微信没有这个义务

互联网公司 来源:锌刻度  浏览: 18  2019-01-25
摘要:“头腾大战”,最近又有新动作。 1月22日晚19时开始,有抖音新用户发现自己无法以微信授权的方式快捷登录、使用抖音。1月23日凌晨,抖音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问题来自微信方面,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法处理。

“头腾大战”,最近又有新动作。

1月22日晚19时开始,有抖音新用户发现自己无法以微信授权的方式快捷登录、使用抖音。1月23日凌晨,抖音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问题来自微信方面,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法处理。

言下意思:抖友们,你看,腾讯又开始搞事情。

算下来,从2018年3月开始,抖音和微信战事点燃已10个月——最初,双方只是各自发声,随后张一鸣和马化腾隔空互怼升级为公关战,最后闹到双方对簿公堂。因此,抖音的最新声明,又吸引了不少吃瓜群众,其中各种声音有之,支持者开吵的也有之,好不热闹。

但实际上,无论“头腾大战”如何升级,本质上也不过是一场商业竞争。真正应该引起业界关注的,是抖音相关负责人对媒体的一个说法:“微信对于用户,具有水电基础设施的价值。”

毋庸置疑,水电是人类生存的基础必需品。因此,这个说法也被不少自媒体人广泛引用,成了谴责微信“霸权主义”、需要开放的注脚。

但其实,各种声音中,缺少了对一个关键点的剖析:微信,作为一款社交软件工具,是否已经和“水电煤”一样,成为不可缺少的“基础设施”?又是否有义务,必须向抖音用户开放快捷登录?

国内到国外,产品从来不是“基础设施”

头条系高管已多次在不同场合表态“微信是基础设施”。比如1月19日,字节跳动CEO陈林就公开表示:多闪和微信不是竞争关系,多闪做的是亲密关系的社交,而微信做的更像是个人全部社会关系的即时通讯社交基础设施。

陈林对微信是一种“基础设施”的说法,有些拗口和难以理解。不过,在理解这个说法之前,我们更应该厘清,什么是“基础设施”。

1943年,奥地利学派著名经济学家,发展经济学先驱人物保罗·罗森斯坦·罗丹(Paul Rosenstein-Rodan),把一国或一地区的社会总资本或社会总投资分为两类:“社会分摊资本”(Social Overhead Capital,SOC)和“私人资本” (Private Capital,PC),前者即指基础设施。

这是全球经济学家,首次提出“基础设施”概念。此后,在赫尔希曼(A.o.Hirschman)等经济学家进一步补充后,形成了国内外几十年来的通用分类:基础设施分为可交易部门和非可交易部门,前者包括初级产品部门和制造业。后者,包括社会基础设施和服务业,其中社会基础设施又包括建筑业、水、电和煤气业、运输业以及通讯业等。

基础设施,本身就具有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的特点。“长期以来,我国基础设施领域一直处于国企垄断状态,比如供水、供热、供气、供电、电信和公交等。”全国工商联城市基础设施商会会长李占通就曾表示,这些基础设施产业,近年来尽管有社会资本的进入,但绝大部分依靠政府财政,具有天然的垄断性。

这个说法,国家广告研究院研究员马旗戟也表示认同。在他看来,从传统概念基础设施来讲,本身就具有一定程度垄断性和唯一性。比如,即便铁路准入开放,人们也不可能指望在京广高铁旁边再修一条京广高铁,因为这既不经济,更不环保。

随着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特别是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到来,让基础设施范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5年7月,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开篇即讲:“互联网+”是把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创新要素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形态。

这是基础设施概念的一次重大变革,也是世界上第一次把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范畴。

其背后,是中国正处于百年一遇的向信息经济加速演变。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5G等,让信息时代的新经济体系,具备“基础”属性,成了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重要根基,以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为首的新经济概念,成为基础设施水到渠成。

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后,带来第一个变革是互联互通,伴随 智慧零售等新经济概念提出,阿里、腾讯两大巨头在线下布局明显加速,智慧零售战局在多领域全面铺开。

正是这个阶段,“基础设施”开始越来越多出现在各位互联网大佬口中。

2017年10月,马化腾在致合作伙伴的公开信中表示,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正逐渐成为新型基础设施。此后,李彦宏曹国伟等大佬也表示了类似观点。

在这些业界大佬的共识中,基础设施,从来不是指向某一款具体产品或者工具,而是整个互联网、人工智能、5G等新经济领域产业和技术——尽管新浪的微博,以及百度的搜索,在国内占据了大部分市场。

在国外,封闭性的苹果iOS系统,以及在云市场占霸主地位的亚马逊、微软Windows系统,也从未被称为“基础设施”,而是某个产品,或者某个生态系统——iOS用户与安卓用户的互不相通,人们早就觉得理所当然。

微信,没有义务必须开放给抖音

但在微信这里,却频频遭遇作为“基础设施”而不开放的非议——这意味着,在一些人心中,微信必须去服务各个产品,为它们提供接口、容纳它们在平台上传播,否则就成为不公平的封杀。

必须承认,自诞生以来,一路飞跃发展,活跃用户数超10亿的微信,不仅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还改变了一个时代的交流方式。

但不管怎么发展,它都还只是一个社交工具,称不上是一种“基础设施”。“本质上来说,微信和QQ、支付宝、抖音没有任何区别,它们都对人们的生活进行了某种程度的改变,但都不符合基础设施的各种特性,只是一个产品或者工具。”一位互联网资深观察者如是表示。

2019年微信之夜上,张小龙同样表示:“我一直强调微信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平台。只有工具才是对用户是最友善的,才是真正对用户来说是有意义的。微信一直努力要做好一个事情,就是把每一个用户当做朋友。”

“如果就基础设施这个说法质疑腾讯,要么是没有真正理解基础设施,要么是别有用心混为一谈,拉上普通网友进行道德绑架。”上述互联网观察人士就表示,作为一款工具,没有义务,更没有责任将接口必须开放给竞争对手——比如,你不能把微信,简单当成“不准我打电话、发短信就是错的”基础电信运营商一样。

因为,这种理解本身,就是不准确的。微信作为一款社交工具,应与其他许多产品一样,拥有主动选择客户的权利,而不是像电信那样,必须开放给所有客户。

他表示,退一步而言,即便水、电、煤、电信这样的基础设施,还需要用户缴费,至少每样每月都花上几十上百元。

而微信,却是免费的。

此外,在马旗戟看来,基础设施的开放性和生态,前提也是不影响基础设施本身功能发挥和运营者收益。比如,邮政EMS是基础设施,但没有人会认为顺丰跑到EMS拉起横幅招揽用户,就是应当的。

因此,相关人士表示,在论述微信作为基础设施的“垄断”之时,需要首先搞清楚一个问题,微信到底是不是“基础设施”,否则,作为一个商业工具,要求微信不“封杀”马桶们,这本身就是不符合商业规律的。

微信该负责的是用户和开发者

回到商业竞争的角度,这样的类似“封杀”,事实上并不鲜见。

2013年8月,阿里以“安全”之名停止淘宝与微信一切数据链接,不久后,淘宝网封杀了外链二维码,直指微信5.0的扫码与支付功能;

2014年11月,微博发起一系列针对微信公众号推广的封杀举动;2016年年中,支付宝开始停止受理微信场景下的支付接口申请;

2017年8月10日,微博发表社区公告,称因头条擅自抓取微博自媒体信息,将封掉其第三方接口……

其实头条自身也在封禁微博、微信等第三方。2018年1月18日,今日头条在官方头条号发布了一则关于封禁微博、微信等第三方内容平台的公告:为保证广大用户阅读和观看体验,平台对推广类信息发布规范做出调整:自2018年1月24日起,如头条号发布内容中含有第三方平台(微信、微博等)帐号等推广信息,平台将视情况对内容做“仅推荐给粉丝”处理,或对帐号进行扣分和禁言处罚。

这些“封杀”事件,其实可以总结为几个字:这就是生意。

说到底,这些都是正常的商业竞争行为,没有一个产品,愿意 “为他人做嫁衣”,而且,你也不能强迫某个产品变得格外“高尚”——甚至高尚到忘掉了自己的商业价值和使命,去为他人做嫁衣。

值得注意的是,微信的商业价值和使命,并不是自己如何赚钱。在微信之夜上,张小龙表示,不将微信的商业化变成核心诉求:“当一个平台只追求自身商业利益最大化的时候,我认为它是短视的,不长久的。当一个平台可以造福人的时候,它才是有生命力的”。

放到腾讯高举产业互联网旗帜的大背景下,微信的产品,也需要连接更多企业和商户,需要让“创造者体现价值”——无论是微信公众平台,还是小程序、小游戏,都是围绕这一理念进行的尝试。2019年的微信公开课上,微信就开始用数据和案例证明,合作伙伴在这里可以赚到钱。

所以,在一些声音质疑腾讯时,往往忽视了这一点,微信哪怕不为自己考虑,却要为10亿用户,以及庞大第三方负责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小程序开发者超过150万,小程序应用数量超过100万。

从记者了解来看,在小程序早期阶段,很多流量来自头部商户;去年在小程序大盘迅速增长的同时,头部商户占比呈现下降趋势,腰部中小商户的占比持续提升。

为鼓励长尾开发者,小程序和腾讯云联合推出价值10亿元的“小程序云开发”资源扶持计划。根据此前腾讯云一位内部人士的说法,双方的希望是降低小程序开发门槛,未来每个普通人都能参与小程序的开发。

因此,当越来越多的开发者聚集之后,就要考虑开发者的生存问题,这才是微信的义务和责任——激励视频、插屏广告和个人小程序流量变现,是今年小程序变现的三个主要途径,其中,微信流量尽管不是唯一途径,但对他们而言也至关重要。

所以某种程度上,在外部看来,抖音和腾讯的“封杀”之争,是一场未来社交流量入口的争夺战。但在腾讯内部,以及众多开发者看来,让竞争对手无偿从微信上挖走用户,恐怕才是对10亿多用户和数百万开发者生存的不负责任。

当然,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他(她)们可能还会考虑一个问题,家人、亲戚、同事都是微信好友情况下,“我真的想让他们都轻易知道,我抖音爱看啥,拍了些啥”么?

文章来源:http://news.iresearch.cn/content/201901/282929.shtml


返回顶部


相关市场资讯
市场资讯浏览页-三屏底部通栏
优秀供应商 更多>>
  • 一比多网站:一比多一比多移动平台
  • 一比多咨询热线:13361975067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4088号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070060 网站ICP备案号:沪ICP备07012688号 一比多(EBDoor)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8-2019 EBDoor.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