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位被裁员工亲述:潮水退去 我们为曾经的盲目买单

其他未分类 来源:新京报  浏览: 14  2018-12-29
摘要:裁员,成为了这个冬天的关键词。 裁员的企业不分大小,有市值百亿的上市公司,也有成立不到一年的创业新星;被裁的员工不论资历,有试用期未满的懵懂新人,也有征战多年的职场老炮;裁员后的反应各异,有人哭、有人笑、有人理解、有人闹……这个寒冷的冬季里,冷风劲吹,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裁员,成为了这个冬天的关键词。

裁员的企业不分大小,有市值百亿的上市公司,也有成立不到一年的创业新星;被裁的员工不论资历,有试用期未满的懵懂新人,也有征战多年的职场老炮;裁员后的反应各异,有人哭、有人笑、有人理解、有人闹……这个寒冷的冬季里,冷风劲吹,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我们走访了10位被裁员工,记录了他们亲历的裁员故事。

01 昨天还在天上,今天掉到地上

口述 | 张女士 工作7年 杭州

10月12日,我被公司裁掉了。

这是我经历过的第二家创业公司,这次只待了不到一年半。公司名叫“快货运”,最开始做的是物流行业的车货匹配,你可以理解为物流圈的滴滴。后来转型成为物流SaaS系统提供商,你可以理解为卖软件、卖服务。

还记得去年面试的时候,副总裁跟我说:B轮融资马上要来了,公司会迎来快速发展阶段。不过,一年多过去了,融资一直没有到位。最近,公司准备再次转型——做物流行业的金融服务,所以进行人员优化,要裁掉一部分人。

公司一共70-80人,10月12日第一天裁员就裁掉20多人。每个部门都有裁员,被裁掉的基本是入职时间比较短的“新人”,留下来的大多是在公司时间比较久的“老人”。

裁员来得很突然。12日早上,我被叫到会议室,业务总监和HR都在场,大意就是公司现在没办法盈利、只能进行调整,给的补偿是N+1。聊完签字、离开公司,整个过程也就10来分钟。有同事问年终奖还有没有,HR说——公司这个情况是发不出年终奖的。

当天的感受,一方面觉得很寒心,作为一家创业公司,最奇怪的是公司里有很多老板的同学和亲戚,这些人平时不多干活,裁员的时候倒是留下来了;另一方面也坦然接受,公司遇到困难、老板没办法,裁员也是正常的。另外,因为业务不景气,离开前的很长时间也没什么活可以干,朝九晚五、挺没劲的。

我被裁员的事儿,没敢跟父母说,怕他们担心,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跟我弟弟说了,我弟弟说——他们公司也在裁员

现在回顾在这家公司的经历,来的时候是被融资啊梦想啊这些东西忽悠进来的,也希望自己能有所提升,结果并没有。老板们说,在公司盈利前自己不从公司领一分工资,一开始觉得还挺了不起的,后来发现人家有车、有房,实际情况可能不是你表面理解的那样。以后再也不信这一套了,讲梦想、讲奋斗可以,前提是钱要给够。

我在传统行业待过多年,现在感觉互联网行业像一个泡沫,公司稍有点钱,就带员工出国旅游、给大家各种福利,没过多久又要马上过冬、节衣缩食。就好像,昨天还在天上,今天掉到地上了。

02  老板没想好,我们“牺牲”了

口述 | 肖先生 工作3年 北京

即便从摩拜离职,我还是非常喜欢和认同摩拜这家公司。

尽管创业公司很多东西没有那么完善,但这两年整个公司处在高速运转状态,我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了不可估量的成长和收获。

越是长时间的平静,暴风雨来的可能越强烈。

对这次的裁员,要说没有提前的预判是不可能的。因为按正常逻辑,4月与美团合并后需要经历一波调整,大家多多少少都会觉得这个调整早晚是要来的。但是实际在这八九个月里,我们和美团之间的沟通很少,更多是双方部门管理层之间零散的交流。尽管也陆续有一些离职人员,但都是个别情况。

上周日(12月23日),胡阿姨(摩拜员工对CEO胡玮炜的称呼)对外宣布辞去公司CEO一职之后,有些消息灵通或者跟部门领导关系不错的员工,已经知道裁员的消息了。

大多数人,是在周一接到了这个正式的通知。

周一上午,公司通知我们有个关于个人工作的会议,所有员工务必参加。在会上,美团来的一个负责人先是讲了一些公司发展的基本情况,然后宣布了裁员的事情。裁员主要在市场和技术等部门,因为现在的阶段已经不太需要市场开拓了,另外技术部门也和美团那边重合。而名单基本上由摩拜这边总监级的部门管理层来确定。

尽管公司内部也没有一个准确的裁员数字,但据我所知,这次裁员的数量一二百人肯定是有的。就像外界说的,当时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些转岗机会,但岗位基本上没有可操作性,大部分人也没有选择。然后就是一对一谈话,告诉我们按N+1赔偿。

在知道自己是名单中一员的时候,说实话心里是震惊的,在公司两年最后得到这样的结果,心里觉得很累,有点不甘。

当初美团收购摩拜,是要布局出行领域,在生活服务上做延伸。但是这九个月的时间里,摩拜和美团的内部沟通很少,而且美团对摩拜的调整迟迟没有进行。一来美团上市的确耗费巨大精力,二来我们觉得,也可能美团对摩拜未来发展的方向还没有想清楚。

另外,被美团收购之后,摩拜的整体节奏慢了非常多。一个明显的现象是,以前晚上十点、十一点办公室里还有很多人,现在八点办公室的人就走得差不多了,还不如原来十点那会儿的人气。

在我看来,胡阿姨的离职也是早晚的事儿。如果她一直在摩拜,就没办法打破旧有的管理体制。因为共享单车发展到今天,之前遗留的一些问题,以及她自己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需要外部的力量做一个突破。比如一些在快速拓展时成长起来的管理人员,可能已经不能胜任新时期的管理岗位了。

调整,是一个迟早的事儿,我们成了牺牲品。

03 眼看气球膨胀到极点,然后破了

口述 | 杨先生 工作六年 北京

人力告诉我离职的时候,我还在办公室整理数据。

我在一家区块链媒体,叫“金色财经”。12月初的一天,尽管行业已经凉到心里发毛,但我们部门还依然有许多工作要做。突然,人力把我叫到办公室,没有寒暄,开口就告诉我,今年形势已经非常严峻,公司无力负担,让我准备一下,办理离职,当天就不用工作了。我甚至都没有质疑的机会。

我以前一直在传统互联网公司,今年六月加入现在的公司,进入区块链行业。可进公司没多久,原本谈好的薪酬,却给我打了个“八折”。人力告诉我,我没有区块链行业工作经验。而且特别让我恼火的是,还把我的实习期定为六个月,同样是因为没有行业经验。好吧,我忍了,我进来也是看中了学习的机会。

当时的区块链,还是红透半边天,行业火到浮夸的地步。

怎么个浮夸法儿呢?说出来可能很多人不信,我来了公司后看到的真实一幕:一家在我看来并不入流的小区块链项目,找到我们这边,说要发一篇广告软文。结果收费10个比特币。当时的币价还在六万人民币以上,也就是说一篇广告要价60万元。

结果对方爽快地打币。看得我都觉得对方是不是傻了。而且像这种事情,几乎普遍存在,经常是一个打包宣传方案,就要15-20个比特币。

好日子没有持续很长时间。9月,公司第一次裁员了。当时正赶上一波比特币价格大跌,公司收入大减,于是就把一些创收能力低的岗位裁减掉。

裁完以后,领导说从此以后公司会稳定下来,甚至还带着剩下的人进行了一次团建。

谁也没预料到,这个所谓的“稳定”,也没超过三个月。现在我甚至对区块链都失望了。我感觉这个行业就像是一个气球,被一直鼓吹鼓吹,等膨胀到极点,然后轰然爆破,都不给你翻身的机会。

以后,我可能还会关注这个行业,但不会再回到这个行业工作了。

04 哪有什么至暗时刻,只是前方的光亮有点微弱

口述 | 刘女士 工作11年 北京

12月14日,我失业了。

我在职场打拼多年,以前在传统行业折腾,后来进入到了互联网行业。2017年9月,我加入Kika,这是一家出海的创业公司,主营业务是输入法。当时觉得出海是一个比较有前景的方向,因为在国内,很多领域都已经被BAT垄断了,创业公司想要有所建树还是很难的。但在美国、印度这些市场,用户基数大、文化比较多元,有比较大的挖掘空间。

公司规模应该在200人以上,一部分在北京,剩下的分散在全球各地。公司的全球用户数量超过5亿,营收主要靠广告。这么多年运转得还不错,公司文化也挺好的,只是现在遇到了一些困难。

所以,当老板跟我聊裁员的时候,他说很抱歉,我也是理解他的难处的。

公司裁员的直接原因是,产品因为一些问题被Google Play下架了(编者注:谷歌下架猎豹移动和Kika Tech时称原因是“广告欺诈”),所以会影响到广告收入,公司肯定得做一些相应的业务调整。

裁员的消息来得比较突然,补偿标准要比N+1多,所以我觉得公司还是很人道的,也考虑到快过年了员工生活不容易。

老板说,他感动的是——有不少员工愿意降薪留下来。我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我的职业目标就是办一场公司IPO的北京分会场的媒体发布会,老板和我说——希望这个愿望可以在Kika实现。我走的时候,老板说,如果哪天公司发展的不错,要IPO了,他肯定会找我回去的。不管能不能成真,我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我在北京的这四年,也是我在互联网行业的四年,个人的成长很快。我觉得互联网行业还是很创新的,现在只是遇到了一些暂时性的问题。所以我还是会留在这个行业的。

被裁员后我和家人说了,我妹妹特意跟我说要坚强一点。我有一些朋友,也在遭遇裁员,这个冬天就是这样的。

于我而言,从来没有失业的我,突然失业肯定算是一次中年危机,我也会在喝醉的时候哭着说我想上班。但是我始终相信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会算数。

哪有什么至暗时刻,只是前方的光亮有点微弱,耐心等等,总会看见。

05 被裁当晚,我只睡了3小时

口述 | 达女士 工作3年 深圳

12月10号那天,快下班的时候,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具体说了什么我忘了,反正大概意思就是——我被裁了,就这么简单。

我在的公司是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本身并不出名,技术老是出BUG,到现在一直没有成熟的产品。

和我一起被裁的人大约占公司总人数的30%,裁掉的有运营也有技术,我们部门被裁掉了差不多70%。

HR怕我保留打卡记录当晚把我从钉钉里弄出团队,以为这样我就没法计算我加班的时间了。但我当晚已经把钉钉的内容截图了。

我要求按照N+1赔偿,这样计算,差不多得赔我2个月的工资。还有,入职之后,有段时间加班是996,当时说996的同事年底补偿,原则是按照“工作日加班,超过8小时部分按1.5倍时薪,休息日双倍,节假日双倍”来算的,这些都加起来,差不多两三万的样子。

老板不同意我的赔偿要求。离职证明也没有开给我,所以我这边就没有签署任何离职协议和离职证明,而当初入职的时候是签了正式的劳动合同的。

老板是年入数百万的人,开宝马7系,有钱的,就是人不行,非常嚣张。

所以,被裁那天,我非常生气,当晚只睡了3个小时,凌晨6点就爬起来了。

不过,我也算幸运,现在已经找到新工作了。但目前,我依然没有拿到赔偿。

06 这是我遇到的最奇葩的操作

口述 | 颜女士 工作8年 成都

12月24日,我被裁了。

我记得是下午5点左右,我刚刚忙完圣诞和元旦的活动,HR就来找我了。她说我试用期不合格,然后让我写离职申请书。

这家公司员工大概在200人左右,对外宣称C轮融了10个多亿。因为是创业公司,拿到融资之后,人员规模大概扩大了有一倍。

我在这家公司工作时间不长,差不多4个月。我是从大公司过来的,觉得自己的能力更容易在创业公司施展,他们背景还不错,所以我就过来了,到这边之后,我到手的薪水可能不到之前的一半。

辞退我的理由很可笑。他们找了个大概一个月以前我已经交手出去的项目,告诉我这个项目11月的成绩不理想,所以觉得我不适合这个岗位。

另一个理由是我的个人事务太多了。12月,因为家里老人身体的一些事情,我请了一天假。再加上我今年打算考MBA,12月份我又请了三天假备考,加起来这个月总共请了四天假,这些可能是导火索。

告诉我的时候,我感觉很惊讶,我直接问他“我什么时候走呢”。他说,“你手上工作交接完,就可以走”。所以,我很迅速的在1个小时内盖完所有的章,就走了。

我要走的时候,试用期已经满了,但因为一直没有转正,并没有拿到赔偿。不仅我个人,我们这批要走的人,全部都是试用期要满,还没转正的。

这家公司的人员流动率很高,因为是创业公司,很多业务还在探索,所以公司成立了一些新的事业部,基本上三个月一换,觉得这个事业部不符合预期就开掉你了,就这样基本维持在一个临时工的状态。我当时离职的时候,就把我整个部门都砍掉了,和我同期进来的其他事业部的同事走了一半了,还剩不到三分之一。

我工作8年了,这是我遇到的最奇葩的操作。

07 每一次选择都有风险

口述| 田女士 工作3年 上海

大约一个月以前的晚上,我被人事叫去办公室。她告诉我公司战略调整,我被裁掉了。

我在的是一家区块链咨询公司,名字叫“维优咨询”,是元界区块链的母公司,规模大约100人。公司成立于2017年,起步比较早。目前,除去咨询,公司还有一条公链,同时发展了交易所、量化业务,也会孵化一些区块链项目。

因为来公司时间比较长,工作态度也很认真,大家都觉得我比较安全,所以当时被裁掉的时候,我感觉很意外。公司最初给我的赔偿我不同意,最后双方达成了协议,我只要了本应该给我的赔偿金额的50%。

和我一起被辞退的20多个人中,有一些同事试用期还没有满,他们大部分是公司做新项目时招进来的,因为公司对项目不是很有把握,签的试用期都是6个月,方便在试用期没有结束的时候辞掉他们,这些人都是没有赔偿的。剩下的工作6个月~1年的同事给了1个月的赔偿,还有一些人是工作1年~2年之间的,他们是酌情给的。

按照当时的约定,赔偿和11月的工资会一起在12月10号发给我,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只给了我很少一部分钱,这个星期我又有一笔大的支出,加上我买了房子,需要还房贷,生活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如果这个星期还没有把赔偿和工资发给我的话,我也打算和其他同事一起诉诸于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为,我听说去年的时候,老板娘空降公司,裁了一些人,那些人后来去仲裁了,还拿到了赔偿。但因为被仲裁过的公司是可以查到的,所以他们又换了一个公司主体,也更换了法人。

我是公司的牺牲品,但话说回来,每一次的选择都有风险,被裁没什么,该给的工资和赔偿不给,很糟心。

08 公司天天开人,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

口述 | 张先生 工作3年 杭州

11月7号晚上11点多,我收到了公司发给我的解除劳动合同的邮件,邮件里说当天不回复,就默认接受本条款。

那天,我正在杭州出差,负责趣学习的推广,就是让学生注册APP。起初,我不是负责趣学习的,是后来被调过去的。趣店这边,你每在一个地方干两三个月,他就会把你调到另一个地方,所以你的个人职业基本上每2-3个月清一次零。

我是去年11月份入职的管培生,那批管培生共700多人。从我入职以来,他们就经常开人。今年4月以来,整个风控部门和电商部门几乎全部都开掉了。8月中旬,趣店把大白分期全国所有的本地店员(大约1000人)全都开掉,又把门店关了,车务也裁掉了一部分人。

天天开人,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再加上白天就有风声了,所以收到邮件的时候,我其实并不惊讶,随后大家就开始在群里商量:1、怎么跟公司谈18薪的补偿问题;2、邮件要怎么回;3、找懂法律的人问一下合同和仲裁的相关事项。这样折腾到凌晨两三点吧,大家才睡。

18薪是当时招聘的时候,承诺给我们18万无责任底薪(月薪1万,按照18个月发),但是在劳动合同里只写月薪1万,并没有写发多少个月。

因为当天我不同意公司提出的方案。11月10号,公司又给我发了一封邮件,意思是你这边不同意也不行,我这边可以强制开除,他们要把解除劳动合同和离职证明邮寄给我。发完邮件之后,就把我的钉钉关了,邮箱也关了,然后我被调离岗位,就不再跟我接触了。

我们这一批被裁的大概有40来个人,我被裁的时候就差几天满一年,他们和我的情况差不多,趣店只给了我们N+1的赔偿方案,离职的时候,趣店还有900人左右。

我们走之后,趣店还在裁员。11月20号,裁掉了200个管培生,这批人拿到了N+6.5的赔偿,这个赔偿是按照18薪折算的。现在,经过几次裁员后,趣店从年初的3000人裁到现在只剩688人。

入职趣店之后,我几乎全年都在出差,工作也挺忙的,基本24小时工作,一周工作6天以上,每天工作时长10个小时以上。

我努力工作,却依然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我们去厦门找公司谈判,公司法务竟然说:“就是违法开除你们,你们尽管去仲裁,公司有时间陪你们玩。”

09 刚入职场,我就被上了一课

口述 | 曹女士 工作1年 北京

我所在的公司叫“兜趣”,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游戏,用户可以在App上玩麻将,输赢会在线下自行结算,所以对公司而言,规避了牵涉赌博的风险。

刚来的时候,对未来充满期待、饱含斗志。每天早起上班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身边的同事也格外照顾我这个实习生。

2017年7月份,公司被转卖,身边小部分同事离职了。慢慢地,员工的福利也缩水了,曾经随便吃、随便拿的零食也变成了扫码付钱。不过心态还好,因为工作每天都很忙,经常晚点下班,时而连续通宵两三晚奋战,有时,周末还会来公司加班。

后来,公司在2018年10月份第二次被转卖,身边的同事被辞掉的太多,我也渐渐成了公司老员工,此时的福利待遇也是大大缩水,同事私下也是各种不满,心里有些伤感。

被裁员的那一天,我上班来的比较早。有一个项目出了问题,我忙前忙后想办法处理。下午,人事就找我说离职的事情,我当时心态就崩了。

更过分的是,HR说我蹭公司福利打车回家、说我不加班,我真的很生气,我说按劳动法周六上班得给我加班费,HR说那宿舍费我们得一笔一笔地算……

各种拉扯争吵之后,我终于拿到了属于我的钱。现在,我正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收拾心情。

我没想到,我的第一份工作会是这样收尾的。

可以说,刚入职场,我就被狠狠地上了一课。

10 潮水退去,我们为曾经的盲目买单

口述 | 周女士 工作4年 北京

2018一整年,互金行业都在动荡和不确定中度过。

我在的是一家比较老牌的网贷公司,已经运营了整整6年。甚至在年初3·15的一场活动上,我们还拿了一个“互联网金融行业行业竞争力平台”的大奖。

可是从年初开始,一个接一个的网贷停业事件,让我们公关部很是被动,隔几天就要找媒体发个稿子,或者办个活动,告诉投资者我们平台还正常经营,不要慌张。

  上边政策一收紧,我们的压力一天比一天大。我们总给自己打气,过了这段惶惶的日子就会好一些。甚至连十分严厉的网贷整改大限也因为行业特殊一再推迟,我们觉得,希望还是有的,我们还有准备的时间。

10月中旬裁员的那天,太阳毒得很。

那天早上,我跟往常一样坐地铁到公司,甚至还迟到了几分钟,一路担心会被领导训。到了公司,路过领导办公室,看到平日一直忙碌的他一上班就在自己收拾桌子。我甚至还在心里调侃,领导这是要准备跑路吗。

过了一会儿,领导把我叫进办公室,递过来一份文件。我打开一看,“清盘公告”几个字让我倒吸一口凉气。没等我反应过来,领导说,这份文件需要我们公关部准备一下,三天后发布。

一周前,公司的财务突然收紧,让还没报销的账目赶紧报销,可没想到停业来得这么快。

当天中午,人力就给我们下发通知,下午领导组织开会,我们才知道公司资金已经很困难,无法继续运营。随后人力称,在公司清盘后,只保留几名技术和维护人员,其他人员由人力部门组织办理离职手续,办完手续的可以不用上班了。

至于补偿,几乎没有。

三天后,公司发布清盘公告,我的手机像炸了一样,来询问的信息多得让我回复不过来,有媒体,有朋友,有投资者,还有合作客户;有关心的,有骂人的,还有看笑话的。对于关心我的人,我把信息回了个遍。

我那天甚至都没有心情吃饭,连化妆的勇气都没有,感觉整个人都没了尊严。我甚至没有再找下一份工作的勇气。

现在的我,每天要么看看书,偶尔帮几个朋友做做代购。

尽管这段经历让我心生挫败,但我不怪公司。在互金的风口上,钱就像潮水一样涌进来,很少人看到风险;潮水退去,我们就要为自己曾经的盲目付出代价。

 

文章来源:http://news.iresearch.cn/content/201812/281306.shtml


返回顶部


相关市场资讯
市场资讯浏览页-三屏底部通栏
优秀供应商 更多>>
  • 一比多网站:一比多一比多移动平台
  • 一比多咨询热线:400-628-4188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4088号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070060 网站ICP备案号:沪ICP备07012688号 一比多(EBDoor)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8-2019 EBDoor.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