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微信小程序野蛮生长之下

包装相关设备 来源:-- 浏览: 77  2018-01-31
摘要:张小龙的1小时,是小程序的1年。

张小龙的1小时,是小程序的1年。

他漫步走下楼梯,出现在2018微信公开课PRO会场时,四千名现场观众自发献上掌声。

就在他出场前,硕大屏幕上,观众目睹一场微信小游戏“跳一跳”的对决。当有用户跳空退出游戏,观众都会“哎呀”一声,最高的惊叹声留给了这局分数最高的用户——张小龙。他被称为“微信之父”。

“跳一跳”小游戏来自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上线一年以来,目前拥有1.7亿用户,已经上线的小程序数量有58万个。

让人遗憾的是,小程序在野蛮生长之下,是泥沙俱下。

在微信小程序搜索栏输入“正品”,这些小程序上依旧出现仿品和假货,以表、包和鞋等精仿为主。甚至,部分商家在小程序上提供SPA服务。

尽管微信官方表示已永久下架了875个“假货、高仿类”小程序,并在注册和审核通道进行限制,接下来还会持续清理此类问题。

但是,这些假货依旧在小程序上滋长蔓延。

或许,正如张小龙坚信地那样:“我们担心小程序被人当成一个概念,炒得很火,被一堆人扑过来当作风口和机会,但我们宁愿小程序是先紧后松的,让真正具有平台价值的服务加入进来。”

红 利

距今,微信小程序上线一年有余。

微信小程序,简称小程序,缩写XCX,英文名Mini Program,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它实现了应用“触手可及”的梦想,用户扫一扫或搜一下即可打开应用。这也体现了“用完即走”的理念。

尽管,张小龙说“小程序不是专门为电商准备的”,但电商在小程序占比很大。

微盟新零售事业部产品总经理卫晓祥曾说,其实,张小龙并不是不在乎电商,而是说小程序不只是为了电商而存在。他判断是,电商未来在微信生态里将是一个占比很大的行业。

不可否认的是,微信小程序确实为电商带来一些利好。

卫晓祥拿蘑菇街举例。他说,蘑菇街通过小程序获取的新客数量已经是App的4.75倍。双十一时,他们发起“千播大战”,邀请了1000多名红人通过小程序直播,直播的分享页卡可以直接转进好友群,并且能够做到“即看即买”,体验非常流畅。

卫晓祥称,小程序的入口已经达到40多种,有入口就意味着能够吃到它的流量红利。对于商家来说,流量是他们最在乎的。

作为中国最大的企业服务商,微盟也在去年宣布“All in小程序”。2017年,该集团在发布“新云计划”时指出,小程序将成杀手级应用+企业标配,“得小程序者得天下”。

“拼多多”借助小程序成为“一方诸侯”。

在小程序诞生之初,“拼多多”开始布局小程序,这使它在行业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目前,拼多多估值已过百亿人民币,已经成为新一代的独角兽企业。

成立两年多,拼多多已经汇集超过2亿付费用户,激活了社交电商市场,成为成长最快的电商平台之一。

但是,“拼多多”一直被“假货”所诟病。

“拼多多”方面在接受小饭桌采访时坦言,在“拼多多”平台上,卖假货的人不是单个单个卖,而是一批一批卖。

拼多多董事长黄峥曾说,自从2016年4月,拼多多开始有计划加大力度打假,先后在4万多个供应商中发现了几十家卖假货的供应商,并相应冻结了其货款。

“但即便入驻商家拥有完备的资质,售假行为也并不能因此被扼杀在摇篮里,毕竟售假成本低利润丰厚,道德风险很难避免。” 拼多多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精 仿

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演讲时,福建人朱伟入驻小程序已半年有余。

在微信小程序全面开放申请后,企业、政府、媒体、其他组织或个人的开发者,均可申请注册小程序。小程序、订阅号、服务号、企业号是并行的体系。

朱伟也搭上小程序这趟快车。

刚上线时,代理商朱伟就入驻小程序。他售卖鞋子、衣服、手表和包等商品,囊括世界知名品牌,主打品牌是阿迪达斯、耐克、新百伦和乔丹等,每件商品上打上水印的标价。

但是,他并不在小程序上售卖商品。

打开朱伟的小程序页面,那是一张微信号码图片,买家加微信,然后在其微信朋友圈购买商品。

“全网最低价,全场免费包邮,只做高品质。”这是朱伟在小程序上的宣传口号。页面最显眼的位置,他标注有:“免费招代理。”

“这些知名品牌的商品都是精仿。”朱伟毫无避讳。

他说,从外观上看,普通人几乎分辨不出商品的真假,比如阿迪达斯的鞋子卖掉后,从没有客户反馈断底和开胶问题。

朱伟售卖的“精仿”商品,微信官方早已禁止。

1月18日,微信官方发布公告称,已经永久下架了875个“假货、高仿类”小程序,并在注册和审核通道进行限制。

微信方面称,“假货、高仿”类小程序的出现,对于微信平台、品牌方、用户都是一种伤害。他们不希望小程序被恶意利用。假如小程序存在违法违规行为,他们会依照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平台规则坚决予以打击,绝不姑息容忍。

朱伟也看到这则消息,但他并不在意。

“微信把小程序关了,我再换个方式重新注册呗。”朱伟不在乎这些,他更担心的是朋友圈上的商品销量。

朱伟推销的还有一款名叫卡西欧牌的小红表。他对外宣称,这款手表没有卡地亚的奢侈,没有劳力士的土豪,但风靡日韩、港台。这款手表标价170元。

然而,在某知名电商平台,同款手表,而且是香港直邮正品,售价高达580元。

“我只是在小程序上面打广告,又不在上面卖商品,小程序应该管不住吧?”朱伟也是一头雾水。

“SPA服务”

事实上,小程序上也能购买商品,点单即可。

李倩的小程序就是其中之一,这款小程序名字叫“正品海外代购”,打开小程序,主页面图片是红色的枫叶,并附有“来自北美的正品海外商品”字样。

“海外商品”在京东平台入驻有明文规定。“京东全球购JD.HK”招商标准及商家入驻规范显示,商家入驻京东平台,基本条件是拥有海外注册公司实体;拥有境外对公银行账户(美金结算); 是品牌方/拥有品牌授权。

李倩解释,她老板是这家加拿大公司的董事,主体在国外,虽然他们在国内没有销售权,但也可以发货,因为老板就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想要品牌授权书很简单,但现在没法把这些给你。

更让人奇怪的是,这个小程序上甚至出现SPA服务。

在李倩的小程序首页,她售卖商品有北美保健品、进口食品、国际排毒水疗和SPA服务等。其中一项SPA服务价格最高,名叫国际(减脂平腹)水疗,标价5888元。

大蒜精(扛感冒)胶囊是小程序上卖的最火的商品。

李倩强调,这款大蒜精胶囊是食品,从大蒜中提取的精华,没有任何副作用,不感冒也能吃,这样能预防感冒。

它对外宣称,你感冒了,不用吃药,吃食品大蒜精,效果明显;没感冒,但周边感冒人多容易传染,吃大蒜精预防感冒。“预防感冒吃一颗,感冒的人晚上吃两颗。”

这是国家政府明令禁止的。根据《保健食品管理办法》规定,标签、说明书及广告不得宣传疗效作用。

“你可以先买一瓶,吃着试试,效果很好。”李倩极力劝说。目前,大蒜精胶囊价格优惠,拼团的话,一瓶188元。这瓶大蒜精胶囊原价268元。

她说,假如团购不成功的话,你可以找几个朋友,把钱转过去,让他们帮你团购。这款保健品并没有团购记录。

“我们一家人都在吃,我妈经常咳嗽,吃过以后,比药还灵。”

“吃坏了怎么办?”

“吃不坏的,跟你说几遍了。”她显得不耐烦。

李倩后来说,其公司在小程序上售卖保健品,按微信平台流程申请,并提交公司营业执照,提交有法人身份证和开户许可证。

代 开 发

在微信公众平台官网首页,点击右上角的“立即注册”按钮。选择“小程序”,填写未注册过公众平台、开放平台、企业号、未绑定个人号的邮箱。

在填写企业的一栏上,比如企业,必须填写公司名称和企业营业执照注册号。另外,通过微信认证验证主体身份,需支付300元认证费。

在2018微信公开课上,微信开放平台基础部副总经理胡仁杰称,小程序2017年1月9日开放,目前拥有1.7亿用户,已经上线的小程序数量有58万个,小程序第三方平台数已经超过2300家。

目前,在地域分布上,小程序不仅为一线城市接受。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覆盖数达到50%。小程序后台开发工具的使用人数(开发者:企业+个人)目前已经超过100万。

但是,小程序的开发在电商平台上被公开叫卖。

“网易团队”的杜飞就是小程序开发者。据其介绍,他们推出小程序商城开发、会员、营销互动、在线销售等功能。

杜飞说,现在小程序刚上线,商家觉得这是个风口,谁先做小程序,谁就有先发优势。他开发的小程序具有周边五公里显示功能,这个价值最起码值几千元。此外,小程序的名称具有唯一性,抢注一个好名字,价值更大。

“你知道什么是五公里显示功能?小程序做好后,按你执照上的位置定位,五公里内都能看到你的小程序。”杜飞说,这样就不需要单独推广。

此外,杜飞建议,小程序名字需要腾讯审核,但你可以先起个好听,避免掉高仿、假货等敏感字眼,申请通过后,你再把名字改掉。

随着小程序火爆,杜飞开发的小程序也在打折促销中。

杜飞说,以前原价是698元,但现在促销价收费是399元,第二年服务器使用费180元。付款后,他们用两天时间申请帐号,然后配置功能需要三天时间。

据其介绍,他们做的是一个网站的后台,里面模板框架功 能都做好了,你只需要上传内容和产品就可以,后期会安排个技术教你。

另外一家开发小程序的技术人员表示,假如没有认证的公众号、小程序账号,或者营业执照,无法做认证公号,但他能帮助做展示类小程序。也就是说,仅放几张图片、文字等,但不含有支付等功能。

这家店铺对如此简单的小程序报价在150元到200元之间,并表示“1-2天内”肯定做好。

“封,禁,拉黑”

2018年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对于小程序我只能说,我们对这样一个形态耐心非常足够,我们希望能够看到它一步一步成长起来,我们并不希望它突然变成一个被催肥的东西”。

或许,这是张小龙所期望的。

但伴随着小程序成长的,是充斥着“假货、高仿类”的商品。

微信方面对此表示,微信提供了电子化的侵权投诉渠道,用户或者企业可以在微信公众平台以及微信客户端入口进行投诉。

对此,微信小程序第三方平台服务商李钧说,对于微信平台限制高仿、假货,但搜索其它词汇,假货、高仿的商品依旧出现,这不只是小程序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当初H5商城时代就有了,这也是微信小店没做起来的最主要原因。

据李钧介绍,他留意到最近关于小程序上报道的“假货、高仿”的问题,内部也讨论过,但他认为需要微信官方推出更加规范的信用体系,比如添加信用黑名单,违反条例的商家直接拉黑,主体不能再制作小程序。

当然,这只是李钧个人设想。

李钧表示,这个问题还有多种解决方式。目前,很多平台都是技术型的开发平台,只提供小程序的开发服务,但是具体客户拿小程序去做什么了,第三方很难有效监管。

微信小程序还不同于淘宝。

李钧认为,淘宝可以说是一个中心化的电商平台, 有专门的客服去处理这些事情,商家在淘宝的平台里是没有太大的主导权,所有的商业行为都要按照淘宝的规则来。但是小程序不同,目前微信官方只审核小程序的功能和内容,具体的消费环节是没人监管的,所以他感觉需要官方提供更多的制约机制。

“封,禁,拉黑。”除了这些,李钧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他说,这是微信在去中心化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文中朱伟、李倩、李钧均为化名)


返回顶部


相关市场资讯
市场资讯浏览页-三屏底部通栏
优秀供应商 更多>>
  • 一比多网站:一比多一比多移动平台
  • 一比多咨询热线:13361975067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4088号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070060 网站ICP备案号:沪ICP备07012688号 一比多(EBDoor)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8-2018 EBDoor.com All rights reserved.